福建时时彩近500期走势图

政法干警

[靜安]王一鳴:特警全能王家國情懷

2019年03月15日 來源:東方網

WDCM上傳圖片

王一鳴

  王一鳴個子不高,乍看也不壯實。都說“人不可貌相”,初次見面,你絕不會想到站在面前的王一鳴是上海特警的“全能王”——2016年和2018年,他在上海特警實戰技能比武中勇奪翻越障礙賽第一名。

  特警“全能王”是如何煉成的?

  翻越障礙賽需要參賽選手在極短時間里,徒手爬繩,穿越地網,翻過3米板,通過15米天網,滑下長桿,蕩繩,翻越愛爾蘭板,走過高低杠和彩虹橋,翻轉輪胎。比賽中設置的障礙對參賽者的身體和心理素質都是極大的考驗,沒有頑強的體力和毅力根本完不成比賽,而斬關奪隘爭得第一的勇士被贊譽為“全能王”。為了這個桂冠,王一鳴除了要完成日常工作外,在“魔鬼教官”高雪明的指導下,苦練體力和技能,時常是剛下班就投入到訓練中,6個400米跑、體育場臺階100趟來回,每每都是練到最后整個人趴在地上,腦袋像炸裂般地痛。但是王一鳴知道,只有忍受在蛹里掙扎的痛苦過程,才能化身成蝶,只有拼盡全力,才能鳳凰涅槃。

  刻苦鍛煉,收獲的不全是成功的掌聲和鮮花。2015年王一鳴首次參加特警實戰技能比武,眼看勝利在望,一興奮,翻轉輪胎竟少翻了一圈,名次從前五位一下子降了下來;2017年比武,又因為從繩上下來,解除固定扣時慢了3秒,失去了蟬聯“全能王”的機會。挫敗固然讓人痛苦,但王一鳴從不因為失敗而裹足不前,而是奮發圖強,力圖東山再起。

  問王一鳴為什么要這么辛苦地“折磨”自己?他總是會說,特警是一個特殊的警種,吃苦是必然的選擇,只有平時苦練各種技能,身處惡劣環境、面對突發事件時才能應對自如。正因為有了良好的身體和心理素質,王一鳴在進入靜安公安分局特警支隊的五年時間里,出色地完成了各項任務。得知兒子取得驕人的成績,王一鳴的父母深感欣慰。

  放棄考研,為夢想而奮斗

  王一鳴1991年生于安徽阜陽,父母很早就離家前往江浙做小生意,留下兩個兒子跟著爺爺奶奶生活,這也養成了王一鳴獨立生活的習慣。小學五年級時,王一鳴被市體校選中,開始練習摔跤,千萬次的徒手相搏,練就了王一鳴勇敢、頑強的意志品質。看兒子煉得全身是傷,父母雖然心疼,但仍然堅定地表示:“只要是兒子認定的目標,我們都支持!”

  2005年,14歲的王一鳴拿到了安徽省摔跤比賽第二名的好成績。次年,他考取了省體校。想著省體工隊挨著省體校,進入體工隊,吃住全免,還有工資收入,能給家里減輕負擔,他將進入體工隊作為自己的人生目標。

  王一鳴在省體校那段日子正是長身體的時候,卻為了比賽而不斷減體重。母親得知后鼓勵兒子加油好好練,獨自一人在家中照顧著年邁的老人,同時盼著兒子載譽而歸。“硬漢”王一鳴沒有辜負父母的期望,最終登上全國摔跤比賽三甲的領獎臺。

  2014年,王一鳴以優異的成績從安徽師范大學畢業,畢業后的他面臨人生的選擇——是留校繼續讀研還是特招成為一名特警。王一鳴毅然決然地放棄了碩士生的復試,選擇了后者。第一次來到上海,第一次穿上藏藍色的警服,第一次面對“魔鬼教官”的嘶吼,他生平第一次感到責任與榮耀,自此開始了他的特警職業生涯。靜安公安分局特警支隊就在繁華的南京西路上,夜晚看著霓虹燈閃爍,聽著街頭喇叭聲碎馬達聲咽,王一鳴更堅定了自己的職責。從警五年,王一鳴榮立二等功和三等功各一次,受嘉獎四次,2018年,還榮獲上海市公安系統百佳警種標兵的榮耀。

  一家四口身處四處,上海是他最終的歸屬

  親情是“臨行密密縫,意恐遲遲歸”的牽掛,是“馬上相逢無紙筆,憑君傳語報平安”的囑咐,是“來日倚窗前,寒梅著花來”的思念,是“烽火連三月,家書抵萬金”的守候。

  如今,王一鳴一家四口身處四個地方:母親在阜陽老家照顧古稀之年的父母和公婆,父親在成都工作,弟弟在合肥健身房當教練,王一鳴守衛著上海這座大都市的安寧。父親出差來上海時順道看過兒子兩回,王一鳴工作忙,只能下了崗請父親在單位邊上的飯店吃烤魚,道不完的言語,訴不完的親情,匆匆相見,匆匆道別。母親顧著家里,從沒來過上海,更沒機會看一眼兒子穿著藏藍色的警服巡邏站崗,無私付出。王一鳴給母親買了智能手機,可惜老人不會使用視頻功能,娘兒倆偶有機會便通過電話訴情問候。王一鳴把對父母的愛默默地珍藏在心底,踏著堅實的腳步,一路前行。歷經歲月的打磨,這位“全能王”立志塑造更完美的自己,去迎接春暖花開的美好。

  供稿:靜安區公安分局

福建时时彩近500期走势图